山寨币不会死 但跟吕不韦没啥关系

山寨币不会死 但跟吕不韦没啥关系

几天前,官方的“橘子书”(ID:城坪书)发表了一篇文章“人们想念假币”,读起来很有趣。作者将陆步伟的故事与假币的生存联系起来,提出了人们需要廉价的东西(有缺陷的玉),有欣赏期待(甚至“赏识梦”)的理论,从而使假币不会上升,也不会消亡。

这篇文章写起来很有趣,但推理过程让我感到粗糙和摩擦。一方面,作者还说陆步伟的赚钱方式是“低买高卖”和“奇货可居”;另一方面,他还说陆步伟最初赚钱是因为他卖的不太寻常的商品(有缺陷的玉),因为“贵而便宜的东西”(“他们买不起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换言之,作者认为陆步伟的赚钱故事反映了人们的实际需要,或者说,对陆步伟故事的解释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假冒的币总是有市场空间。然而,这一解释与“奇异商品可以生存”的观念相冲突。这无疑意味着,为了赚钱,你必须寻找\\“不那么奇怪的商品\\”,因为这是每个人都需要的。

那么,你怎么解释陆步伟赢得的最大一票是一件超级奇怪的事呢?当然,你也可以说秦汉也是一个子产品,他在王子的位置不稳定,所以你仍然是对的,但这么说并不有趣。

笔者认为,合理的解释主要与两个因素有关:(1)主观价值论,奇与不令人惊讶,没有直观的可识别尺度;(2)消费行为,或对价值的理解,总是受制于主体的知识条件(更抽象,即交易成本)。

陆步伟的行为与他自己的描写并无矛盾。他说奇怪的东西可以生活在里面,但他从来没有说过世界上有一个共同的“奇怪”尺度。在珍珠玉商集中的地方,有缺陷的玉并不少见,但在其他地方,它却变成了一件奇怪的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如果价值判断是相同的,那么就没有“低买高卖”的空间了。

而且,所有的消费行为都受到主体知识的制约,或者所有的消费行为都受到交易成本的约束,特别是黄金、石质玉石、美酒、佳肴等高档消费。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喝红酒,即使你买得起,你也不会认为它值得。没有人告诉你珠宝和玉器里有多少“美德”。在你看来,它们都是石头。没什么区别。所以张武昌先生说,在像金石竹玉这样的艺术品市场上,没有那一小群专家,他就进不了市场,做不到。总之,消费者的行为从来都不是一种简单的感官享受,人类的世界比你有更多的知识去享受事物。不是因为廉价的人可以买得起,而是在相应的交易成本下,买家要么不知道他们能以同样的价格在其他地方买到更好的东西,要么不知道他们买的东西和什么更好的东西之间的区别。

同样的,冒牌货的红火,虽然不能排除\\“我知道假货有一个正确的品牌,真正的牌有多好,因为我买不起真卡,所以我买了一张假的\\”这种情况,更多的是因为每个人都不管真牌,这些假货确实比同样价格的非假冒伪劣商品来得更好。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买(中国山寨鞋和山寨包质量出众),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多余钱花在哪里了。难道你不明白吗,那些同时使用山寨机器和iPhone的年轻人,即使他们每个月都在月光下生活,他们仍然需要用iPhone来杀死他们。(看,嘿。归根结底,他们获得了这部分知识,知道了它的便利性,知道了他们的钱花在哪里,所以他们愿意付出昂贵的代价。

山寨币的流行并不是因为它们便宜。比特币,以太网广场和山寨币都可以划分成比你能直观感觉到的更多的细节(不像玉)。什么意思,便宜又贵?什么意思,比特币比一美元贵?真正的原因是山寨币的利益相关者(特别是一些币)既没有提到私钥管理,也没有试图向你解释什么是密码学,更不用说跟你谈论货币理论了,而是告诉你货币的人数,看看专家的头衔,承诺继续交换,这些东西是买家在自己的世界里知道的,不会让它们变得很大。这也是一个指标,使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判断货物的价值。你有多少人告诉他费舍尔方程,即分散的反通胀货币,能感受到主流币的价值?

他们是否理解山寨币的“几乎比特币”?他们关心交易的深度吗?我不知道,但就我有限的理解而言,不是。他们甚至不担心自己卷入了磁盘,只要他们能比其他人跑得更快。球员们会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让他们产生一种错觉,以为他们很了解洋葱,并且在洋葱里面。

我认为这就是现实,高成本的信息就是现实,封闭的信息环境是现实,困难的心理习惯就是现实。

山寨币不会死,但这与卢布伟如何赚钱无关。

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让你脱离圈子。我只是想说实话。如果你读到我所说的“山寨币”更像是一个更极端的东西,是的,这就是我的意思。

也许,在开始的时候,选择你讲的故事决定了你的听众是谁,所以不同的币用户组是不同的。在这方面,没有必要在心态上出现不平衡。

让撒旦属于撒旦,耶稣属于耶稣。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